澳门正规线上平台
个人资料
哲夫
哲夫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1,243
  • 关注人气:5,0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正规线上平台
正文 字体大小:

哲夫:王维与裴迪唱和《辋川烟云--王维传》节选

(2020-05-25 21:13:04)
标签:

哲夫

王维

辋川烟云

裴迪

辋川诗

分类: 哲夫生态纪实类
哲夫:王维与裴迪唱和《辋川烟云--王维传》节选

王维与裴迪之辋川唱和
辋川烟云--王维传
哲夫

王维九岁翁仙去,
弟妹慈颜得活人。
尚气焉能追五柳,
还须忍辱养家身。
哲夫:王维与裴迪唱和《辋川烟云--王维传》节选

恰巧住在北宅的裴迪来访。王维便留裴迪一起共享晚餐,喝酒解闷。席间裴迪又提起为何久不升迁的话头,并问王维作何打算。王维借着酒兴面对知心好友吐露真言《酌酒与裴迪》诗日:

 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
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先达笑弹冠。
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王维和裴迪都喝过了量,裴迪就住在王维客室里了。

辋川因为在终南山一抱,冬天不冷,夏天不热,是有名的远寒避暑胜地。春天与夏天的间隔似乎也不那么分明,同样一轮太阳,它的热被拱立的山峰和满山苍松翠柏溪涧云雾化解遮蔽了。隔三差五就会来一阵雨,有时一天会下好几场雨,雨停之后,四山之上的雨水还会湍流好长时间,这些积雨消去了山中的暑热,这在长安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王维细心观察后在《积雨辋川庄作》诗中描绘了此间旖旎风光: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这首七律是王维田园诗的一首代表作。古往今来颇多人士将其推为全唐七律的压卷之作,说它“空古准今”臻于极至,固然因为个人偏嗜,却也不无道理。清代赵殿成笺注《王右丞集》卷十曰:“淡雅幽寂,莫过右丞《积雨》”,当为中肯之评。诗中尤以“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两句最为后人所激赏,这里不赘述。

雨一场一场下,下着下着,山里的秋天便来了。秋天的雨与夏天有所不同,一场秋雨一层色,山上的色彩有了变化,纯然的苍郁之中有了杂色、褐色、红色、金色。雨润泽的山谷,如同水冼也似,空旷的山谷弥漫着雾气。裂石牙突的岭峦间白云起处,自在舒卷。汇了四山雨水的淙淙溪水,欢快地激石而鸣,汇流入欹湖涨起了清波。空山间回荡着鸟的水灵灵的啼声,形成声音的涟漪,在远天消失。暮色如烟,日之夕矣,牛羊下来。如画般静谧安祥的风光,使有感于斯情斯景的王维,诗兴大发,写下了为后世最为称道的《山居秋暝》一诗: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陶文鹏先生在《王维、孟浩然诗选评》一书对此诗点评道:首联不仅点明了地点、季节、气候,而且传达出一种空旷、清新、恬静、凉爽情调气氛。颔联写月照松间,泉流石上,语言清绝自然,随意挥洒,却妙状景物的光、色、声响,浑然天成地展现出一个清幽明净又生机勃勃的意境。颈联运用“暗示”和“因果倒置”的手法,听竹暄而知浣女归,见莲动而知渔舟返,真实地传达出诗人的感觉过程。尾联反用《楚辞﹒招隐士》诗意,表现山中无论春光秋色都美妙无比,自己愿长住山中。全篇字面上用赋的手法借景抒情,实际通篇有象征意味:这月下青松与石上清泉,这些生活在翠竹红莲中的勤劳、纯朴、各得其乐的人们,正是诗人心中的“桃花源”,体现了王维对诗意栖居的理想境界的设想和追求。

造化有四时的变化,自然有大千的壮观。但同样的变化,同样的壮观,同样是秋天,同样是雨后,而且是同一天,却会因心境的徒然的变化,使人的感受天差地别。也就是在写前诗的晚上,王维忽然发现烛光里的母亲,满头白发,容颜也憔悴了许多。印象中那个年轻俏丽贤良的母亲恍如隔世。联想到两鬓斑白的自己,可能到了这个年纪还比不上母亲,不免就感慨人生的易老,心里怫然而生淡淡的惆怅。

听着窗外的雨声,独坐蒲团之上打坐,被雨水逼进屋里的一只金蛉子和两只蟋蟀,在灯影里,忽东忽西地鸣叫。偶尔,还会从屋后崖树上,有被秋雨打落的山核桃,呯地一声大响落在屋顶上,然后咔嗒嗒地发着碎响,顺瓦垅沟滑下倾斜的屋顶,跌落院中泥泞里溅起一声闷响。又回寂然。寂然里雨声和虫声又起。《秋夜独坐》因境而生:

独坐悲双鬓,空堂欲二更。
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
白发终难变,黄金不可成。
欲知除老病,唯有学无生。

时光如流水,流过即消逝,年华留不住,红尘老病之。顾影不见昨,翘首空自知。无知的草木昆虫同有知的人一样,都在无情的时光、岁月的消逝中零落哀鸣。万物有生灭,自然却永存。“黄金不可成”的长生不老丹无助于生死。万缘放下,唯以佛法自励。只有佛教的灭寂和无生,具有根除解脱生老病死的可能。这就是皈依佛门的意义。

王维交游广阔朋友众多,但众多朋友中最知心的当属裴迪。

裴迪没有杜甫的才情,孟浩然的至情至性,卢象的恃才傲物,有的只是一颗对王维始终不渝患难与共的真心而已。他对杜甫也一往情深。杜甫有诗《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云: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
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
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
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开元末在张九龄荆州幕府,孟浩然当时也在张九龄荆州幕府,二人都是王维最好的朋友,又都是张九龄忠实的追随者,故而两人关系很铁。孟浩然有《从张丞相游纪南城猎戏赠裴迪张参军》诗曰:

从禽非吾乐,不好云梦田。
岁暮登城望,偏令乡思悬。 
公卿有几几,车骑何翩翩。
世禄金张贵,官曹幕府贤。 
顺时行杀气,飞刃争割鲜。
十里届宾馆,征声匝妓筵。 
高标回落日,平楚散芳烟。
何意狂歌客,从公亦在旃。

王维对裴迪更是深情款款,唱和诗中多称裴迪为秀才,裴迪今存诗二十八首,几乎都是同王维的唱和之作。王维诗集中涉及与裴迪赠答、同咏之作多达三十余篇,超过王维所有的朋友。由此可见两人之间交往的密切。从王维《赠裴迪》:“不相见,不相见来久。日日泉水头,常忆同携手。携手本同心,复叹忽分襟。相忆今如此,相思深不深。”自从裴迪冒险到菩提寺探望并多方营救王维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更铁了。同时裴迪也受到了王维的影响,在与王维共同隐居之时,也接受了一些佛教思想,他在《游感化寺昙兴上人山院》写道:

不远灞陵边,安居向十年。
入门穿竹径,留客听山泉。
鸟啭深林里,心闲落照前。
浮名竟何益,从此愿栖禅。

芥子纳须弥,须弥藏芥子,日月如此强梁,天地偌般霸蛮。宋之问的别墅如今已成了王维的住宅,王维身后此宅又不知会归何人去居住。红尘俗世过客,肉身中空芭蕉,人生似浮沫,若朝露,须臾迅朽,弹指倏忽,何其快也!不免感触良多,便书五绝《孟城坳》一诗曰:

新家孟城口,古木余衰柳。
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新家所在孟城坳,曾经古木森森,如今却被砍伐得只剩下一些衰败的杨柳。天地悠悠,物换星移,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昔人已成去者,来者终成昔人。后来者又会是谁?是否也会发出这样的讯问?

裴迪见状,不免技痒。随后唱和五绝《孟城坳》道:

结庐古城下,时登古城上。
古城非畴昔,今人自来往。

王维抚掌称好。以为裴迪的诗自有其妙。王维又咏《华子冈》:

飞鸟去不穷,连山复秋色。
上下华子冈,惆怅情何极!

鸟儿不断向南飞去,绵连的岭峦秋色斑斓,从山下爬上华子冈之后,何以会怅然若失?因为这些美仑美奂的景色,正随飞鸟而穷。

裴迪吟慢几拍,但也成《华子冈》曰:

日落松风起,还家草露晞。
云光侵履迹,山翠拂人衣。

由此发端。之后,王维便和裴迪刻意为之,日每闲暇之时,二人或脚穿麻鞋,或手拄竹杖,乘兴出游,先还漫无目的,只是信马由缰率性而为。那日王维成《文杏馆》和《斤竹岭》两首五绝诗曰:

文杏裁为梁,香茅结为宇。
不知栋里云,去作人间雨。

文杏即银杏,俗称白果树,木质纹理坚密,是建筑和手工业的高级用材。王维曾手植银杏树在辋川一处,迄今犹然健在。汉司马相如《长门赋》:“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以银杏为梁,用香茅草盖顶,时人以为乃是最好的房舍。住在里边的主人如同仙人,与自然六神合体。银杏与香茅搭建的山居,可吞吐云雾,覆雨人间。
 
檀栾映空曲,青翠漾涟漪。
暗入商山路,樵人不可知。

《上林赋》是司马相如的一篇大赋,以夸耀的笔调描写了汉天子上林苑的壮丽和物产的丰富,其中就写到 “欃檀”。檀又称为青檀,属落叶乔木,木质坚硬,用于制家具、乐器等。檀树在盛唐之时还随处可见,东汉蔡伦死后弟子孔丹拿檀树造宣纸。时下老檀资源已经全然告罄。栾树开黄花,结黑色蒴果,叶子可制栲胶,花可做黄色染料,种子可用来榨油。《唐本草》:合黄连作煎,疗目赤烂。由于檀栾为美树佳木故古人多借檀栾之秀美葱茏的特性来形容美好事物,如盛唐时上官婉儿诗中的“檀栾竹影”,南宋词人吴文英词中的“檀栾金碧”等,多用来形容竹或人的秀美,与后人借竹以喻人,可谓异曲同工。

王维在《斤竹岭》一诗中,也未能免俗,首联起句便告诉人们《斤竹岭》上“檀栾映空曲,青翠漾涟漪”,风中不光有秀美如檀栾般漾起青翠涟漪的竹林,而且在周遭的空谷曲嵠之上真的生有檀树和栾树。这些美树佳材的存在,便有了《诗经》中“坎坎伐檀兮”的诗句,檀、栾以及一种可以加工成软木塞的黄檗木,通过商山路运往谷外换钱,这对山上的原生态是一种显而易见的破坏,虽然工具尚且简陋,但造成的损害已足以让王维忧心。樵人却并不知自己干了些什么。
 
裴迪也和了《文杏馆》与《斤竹岭》各一首却不步韵:

迢迢文杏馆,跻攀日已屡。
南岭与北湖,前看复回顾。
明流纡且直,绿筱密复深。
一径通山路,行歌望旧岑。

四季咸宜,水陆皆可,逐一往下排比,依序互相酬唱。

有时让僮仆把篙,荡一叶轻舟,或是王维和裴迪俩人自驾一艘小船,啸傲湖山。那天先在鹿柴听了呦呦鹿鸣,喂了梅花鹿。王维就先吟了《鹿柴》,诗中有三千空灵,十万窈窕,八百罗汉,二十四个气象。山深林密。啾啾鸟语,唧唧虫鸣,瑟瑟风声,潺潺水响,悠悠天籁。破寂人语,见声不见影。空谷传音,愈见谷空。日影偏移,落照斜辉,透过斑斑驳驳的枝缝叶隙,照在林中落寞的青苔上,愈显岑寂: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裴迪被吓住,不敢回应。王维便学了长安的雅言激励裴迪,这是王维从六儿那里学来的:“秧歌讲究扭,诗歌需要拧,作起诗来格拧拧。要抖起十二分的精神圪死了拧,拧着拧着意境诗句就美上了!”

裴迪就抖起脑筋往《鹿柴》上拧,拧的鹿角开了叉,真就有了:

日夕见寒山,便为独往客。
不知深林事,但有麏麚迹。

麇麚亦作麕麚。典出《楚辞-诏隐士》:白鹿麕麚兮或腾或倚。泛指鹿类动物。古人隐居常以麕麚为侣,王维设鹿柴养鹿也寓此意。王维就叫一声美塌了!裴迪抱拳揖一声,日塌的!王维就再来一首《木兰柴》,秋深颜色,斜阳落照,远山晴岚,牛羊下山,飞鸟离树。霞彩涣涣,夕照里的山色峰峦,一时之间,历历在目,无所遁形。

秋山敛余照,飞鸟逐前侣。
彩翠时分明,夕岚无处所。

峰峦在晚霞的映射下美的如醉若痴,殊不知这美是日色的回光返照,飞鸟络绎离去追寻伴侣,睛岚烟壑即将失去色彩和绿色的庇护。

木兰为落叶乔木,状如楠树,皮甚薄而味辛香。四月初始开,二十日即谢,不结实。花有红、黄、白数色。木肌细而心黄。道家用合香亦好。树高数仞。叶似菌桂叶,有三道纵纹,叶辛香不及桂。枝叶俱疏。其花内白外紫,亦有四季开者。深山生者尤大。可入药。裴迪因此就说:“木兰何等金贵,非要当柴?那就《木兰柴》了。秋色中的晴岚即将因为冬天的到来而流离失所,这个意思好却学不来!”

苍苍落日时,鸟声乱溪水。
缘溪路转深,幽兴何时已。

莫看五绝短,句里乾坤大,字间造化深。

四季春夏秋冬,十二个月的各异风景,二十四个节气都有细微差别,都要有所顾及和涉猎。往往是到了地方,熟视之,详察之,三思之,王维便先作一首五绝,裴迪再和作一首。王维才思敏捷,每到一地总是率先吟出口来,写到纸上,便透着不公平。裴迪就由不得促窄起来,让自己的心里,多生了几个心眼。先行在夜里捻断了几根稀疏的须子,予备好了次日的诗,到了地方还没等王维开口,便先声夺人道:“这回我先来!”拉着调门唱了首预先做好在那里的《茱萸泮》:

飘香乱椒桂,布叶间檀栾。
云日虽回照,森沉犹自寒。

茱萸是一种常绿带香的植物,又名"越椒"、"艾子",具备杀虫消毒、逐寒祛风的功能。木本茱萸有吴茱萸、山茱萸和食茱萸之分,落叶小乔木,开小黄花,果实椭圆形,红色,味酸,可入药。在九月九日重阳节时爬山登高,臂上佩带插着茱萸的茱萸囊,据说有驱邪、生香、吉祥、思念的意思。王维知裴迪在茱萸泮水墙里边,已经先行伏备了兵马的,却是由他,也不说破。吟自己的《茱萸泮》道:

结实红且绿,复如花更开。
山中倘留客,置此芙蓉杯。

五花林中,茱萸结实,熟者已红,半熟者犹青。秋色斑烂,好像花朵重开。晚秋开花的木芙蓉让人觉得春天又来了,会变色的花朵好似一只只喇叭状的酒杯,倘有客来,茱萸果装入这芙蓉杯,岂不是一件美事。裴迪却笑王维:“明明是茱萸果,偏说是芙蓉杯,拧了!”

王维笑指满树鲜红的茱萸果和擎了酒杯的芙蓉花朗声笑道:“这不是盛了颗颗茱萸果的芙蓉杯,莫非是治腰腿痛的艾炙罐儿吗?”

裴迪只好认栽。行到下一个地方,天已经黑下来,一轮明月升起来,清光如水。还没到地方,裴迪便大起声音再唱一首《白石滩》:

跂石复临水,弄波情未极。
日下川上寒,浮云澹无色。

王维笑看裴迪,却不说破,朗声歌《白石滩》曰:

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把。
家住水东西,浣纱明月下。

裴迪说:“这么晚了,哪里寻个浣纱女……”刚说罢了,却见不远处的溪水边,真有个女子在洗衣服。王维这才玩笑的冲裴迪道:“‘日下川上寒,浮云澹无色’好句!只是不应景儿,日下不见火烧云,晴天一轮大月亮。昨儿写诗时,没想到今儿个爽晴,还来晚了?”

裴迪不答,佯作不知。闭了嘴儿,只是个偷笑。天黑了,两人便踏着月色回去吃饭睡觉,说好翌日再行继续。不料裴迪家里来人要他回去,说是母亲身子不好。裴迪便急忙回家去,竟中断了美事。这一中断,便萧杀了千山,往冬里去了。

哲夫:王维与裴迪唱和《辋川烟云--王维传》节选

注:王维是长子,九岁时父亲便去世,家庭负担很重,学界以为王维只有一个妹妹,笔者却从王维的诗中发现,王维有两个妹妹。时任汾州司马的王维父亲王处廉与博陵崔氏共同生育了五儿两女,挨次儿排列:王维九岁、二弟王缙八岁、三弟王褝6岁,四弟王绂5岁,两个妹妹一个3岁、一个2岁,还有五弟王统,尚在崔氏的怀抱之中。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年的一天王胜廉突然病故。还有,排下来最小的那个,不是妹妹,而是一个小弟弟。王维是个感情细腻的人,那年回到家中之后小弟不认识他,颇多感慨,临行写了两首诗,名为《别弟妹二首》:

两妹日成长,双鬟将及人。
已能持宝瑟,自解掩罗巾。
念昔别时小,未知疏与亲。
今来始离恨,拭泪方殷勤。

小弟更孩幼,归来不相识。
同居虽渐惯,见人犹未觅。
宛作越人语,殊甘水乡食。
别此最为难,泪尽有余忆。

哲夫:王维与裴迪唱和《辋川烟云--王维传》节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正规线上平台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